玩家快讯官方为您提供全方面资讯

网红“变身”明星这题,有正确答案吗?

2020-11-21 06:18:54

《演员请就位》中,辣目洋子并没有被同台竞演的胡杏儿和黄奕遮住光芒。

最新一期节目中,辣目洋子在表演完《小偷家族》中杀了前夫,捡了一个女儿的“妈妈”后,得到了现场导师的一致认可。郭敬明觉得自己感觉在看一部纪录片,赵薇则给出了“真老天爷赏你饭吃”的评价。尔冬升评价更高:“你将来可以当影后。”

大众对辣目洋子的记忆多来源于搞笑短视频,网红的身份让人很容易忽视她其实已经出演过院线电影《胖子特工队》和多部影视剧,包括去年在优酷播出的竞演综艺《演技派》,她同样是其中表现出色的一位跨界选手。从“网红”到“演员”的进阶之路,辣目洋子用了四年的时间,才算是拉开帷幕一角。比她进阶速度稍微快一点的,是前段时间大火的“新脱口秀演员”李雪琴。

随着短视频平台和网红孵化公司的崛起,网红已经从现象变成了产业,个体“生命”周期不断缩短,一个个求生存的网红正在努力扎进娱乐圈,但结果都会如辣目洋子和李雪琴这般尽如人意吗?Giao哥和药水哥在《中国新说唱2020》初期掀起一阵喧嚣后,重操直播旧业。早期网红南笙、张辛苑已被遗忘在互联网角落。

强烈的反差面前,网红想要进阶做明星,这条路到底该怎么走?市场还保持着张开双臂欢迎网红入局的姿态吗?

01

范例:走出过往,抹掉痕迹

在“网红”进阶“明星”的道路上,除了辣目洋子,还有一些尚且算是成功或是初见成效的红人,他们在不同的处境里努力完善“明星”的标签,也在为更多人的成功提供参照。我们发现,有不少网红转型演员的艺人,由于转型相当成功,其网红出身反而在走红后并不为很多人所知。比如热播剧《半是蜜糖半是伤》的女主角白鹿,开播首日就以#白鹿演技#登上微博热搜,不少网友称赞其演技,表示“表演细节处理的很好”。这些年,《凤求凰》《招摇》《烈火军校》等剧让她收获大批剧迷,后面,白鹿还有《女儿国》《梦回朝歌》等多部待播剧,不愁声量。

靠作品“刷脸”且表现不错,证明白鹿的演员身份是站稳了。白鹿曾经仅是网络微电影《猫的树》工作室小演员的她,如今成功突围,并且拥有丰富资源和未来可能。和白鹿一样,被观众心疼了整个夏天的“小哥”宋威龙也是从《猫的树》工作室被挖掘。“长腿老头”凭借《下一站是幸福》《一家人之名》等爆款剧集,彻底实现了从小网红到大男主的跃迁。而且相比白鹿,宋威龙的发展势头似乎更猛烈,也更被业界看好,1200余万微博粉丝的背后,代表着他有成为下一个“顶流”的可能。

除以上这两位,同是网红出身的沈月和章若楠也都正站在娱乐圈风口上。如今提起沈月,网友第一反应可能是“杉菜2.0”“小美好”或饱受争议的时尚“缪斯”,但几乎不会有人想起她早期是在微博上被各大摄影圈喜爱的日系网红。前段时间,章若楠曾经因疑似担任顶流蔡徐坤MV女主一事被送上过热搜。和上面其他三位相比,章若楠拥有“初恋脸”标签和强大的影视资源,搭档许光汉的《你的婚礼》,有李易峰在的《号手就位》。

即便有以上这些看起来较为成功的案例,但还有更多的网红,处在摸索前路,或者是面临的转型的十字路口。比如和辣目洋子一起参加《演员请就位2》费启鸣,还有曾经的三位校花宋伊人、陈都灵和黄灿灿。

费启鸣担任过口碑剧《我在未来等你》的男主角,而宋伊人也担纲过大剧《将夜》的女主角,陈都灵则和沈月合作过剧版《七月与安生》。

在后续资源上,他们有的有院线电影,有的在中小体量网剧中打转,发展势头不尽相同,但问题基本趋同:有一两部大制作或知名IP傍身,却依然缺乏辨识度和代表作,并未在演员身份上得到更多外界的认可。

从资源质量、个人知名度到观众认可度上来看,费启鸣、张予曦、宋伊人、陈都灵、黄灿灿这几位都还未将演员之路走时。在网红和明星的中间地带里,摸索着前进,观众也看不清模糊的身份背后他们的未来。而这也似乎是大部分转型演员的网红的命运。这样看来,即便如沈月、章若楠等幸运地完成了从“网红”到“明星”身份嬗变的艺人,尽管在演技和实力上不乏争议,但出圈的作品、优质的资源、过得去的演技,已然让他们可以被称之为“转型范本”了。

02

反例:有人跃迁,有人坠落

当遗憾的是,即便转型踏进演员圈的网红不在少数,但这一群体始终未能出现真正的SuperStar,有潜力的艺人不在少数,被人遗忘的却可能是大多数。娱乐圈并不是对每一位网红都敞开大门。但“审美”或“审丑”并不重要,在激荡的市场中走出“网红”舞台,网红走向明星的路线也越来越五花八门。亚文化综艺给众多网红提供了相比演戏更便捷的“入圈通行证”,其中选秀节目自然是高发地带。今年四月,当林小宅在《青春有你2》舞台上结结巴巴地哭着发表“我觉得网红的生命力是非常脆弱的,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大家不会再关注我,不会再看我,不会再喜欢我”的感言的时候,这位粉丝千万的头部网红想成为偶像的决心,一览无余。

林小宅不是孤例。和她一起参加《青你2》的段小薇。最终,她们都没能成功出道,节目结束不久,她们也重新做回网红,继续耕耘电商和模特事业。只是经过选秀节目放大后,她们的人气和口碑都有了波动,收获了人气,口碑争议也如影随形。而不久前,通俗大胆的言论、搞笑戏谑的风格走红的giao哥和药水哥,不约而同选择参加《中国新说唱2020》,节目开播初期,关于giao哥和药水哥的讨论声量非常高,不过,很快他们就双双被淘汰了。

和二人在说唱舞台上昙花一现的表演一样,giao哥和药水哥的rapper身份还没开始就宣告结束。很快,他们就重回直播间,做起老本行。只是和从前相比,又多了些参加音乐节这样的机会,算是《中国新说唱2020》带给他们的红利。对于这一类网红而言,转型明星失败在意料之中。参加综艺增加曝光收获口碑争议,或许是更重要的收获。实际上,网红转作明星失败不是今天才有。2007年,当奶茶妹妹的一张照片引起全网直男欢呼的时候,很快,张辛苑、南笙在豆瓣走红,获封“豆瓣女神”称号。走红后的张辛苑和南笙都曾尝试就此打入娱乐圈,但拍戏和录综都没掀起大的水花,反而因为“照骗”等争议遭到反噬,直接宣告“豆瓣三大女神”时代的结束。

如今张辛苑、南笙可能已不被千禧一代所知,她们被埋葬在上个互联网时代的记忆里。南笙和张辛苑可以说入局过早的网红,没能赶上网剧诞生并高速发展的时期,没能搭上网红转型明星的首班车。但回顾这些年的网红走红历程,这趟车似乎已经到了停发的时刻。

03

未来:红利锐减,门槛更高

从以上成功或失败的网红转明星的案例来看,决定他们是否转型成功的关键词有三:名气流量、作品资源、适合路线不难看出,网红数量爆发并且大量投入影视圈是在2017年至2018年前后,首先是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的崛起,让网红群体规模骤然扩大;其次是影视剧中甜宠剧、青春剧、古装轻喜剧等类型的兴起,刚好形成契机,出现选角缺口,同时亚文化综艺开始形成爆款趋势。

胡一天、沈月、章若楠、刘宇宁等人,基本上都是在此期间被挖掘入圈并走红。我们可以看到,这个时期产出的网红基本形成了当下转型艺人中的中坚力量,再往后是甜宠青春等小体量类型网剧的类型淤积与审美疲劳,以及行业回归理性造成的提质减量,影视寒冬和上半年的影视圈停摆,更是让无数演员失去了工作机会。甚至在今年,还出现了艺人“网红化”的特殊现象。再从网红转型明星这门生意的性价比来看,并非所有人都能成为下一个“胡一天”“章若楠”,无论是网红这一群体自身条件极容易形成同质化的先天限制,还是后续资源缺乏直接导致的快速被遗忘,以及“速成”的演技和实力缺乏竞争力等问题,都在大环境的更迭下使得网红的性价比直接下降,反过来,网红转型明星的投入与红利,也不如以往多。网红转型明星的辉煌时刻或许将定格,而未来将来会更难,无论是入圈门槛还是后续运营发展上。但是,既然路还没有被堵死,总能有人奇袭突围。在众多网红转型明星的案例里,靠演戏吃饭要看颜值和名气,即便演技实力不突出,也能形成一定范围的市场影响力,在一部分观众和制片人里受认可,但几乎很难出现像黄渤和王宝强这样草根出身凭实力逆袭成为国民演员的案例;如果靠综艺突围,要么在争议里先飞一会儿,要么靠一门“手艺”,凭借唱歌rap甚至口条、幽默感走红。

现在还有多少人知道杨迪曾经是网红?杨迪第一次被人所知晓,是因为在《中国达人秀》中展现出了极其浮夸的表情,凭借着这一特色,被众人称为表情帝,此前是网络上知名的恶搞博主,凭作品出圈。参加《火星情报局》后,凭借搞笑天赋观众带来诸多笑点,并积极参加多档综艺,有数据统计,仅仅2017年一年中,就参加了36档节目的拍摄。尽管如此,杨迪也用十五年时间在娱乐圈中站稳了脚跟,还登上了春晚,可以说杨迪的成功转型是“天赋+机遇+努力”的共同作用,三者缺一不可。而当下转明星的网红大多是盛世美颜傍身,反而“有趣灵魂”是稀缺的。

无独有偶,不久前李雪琴在《脱口秀大会》中走红,靠才华圈粉,没得冠军让很多观众意难平;辣目洋子拍了剧集、综艺,还在国庆档《我和我的家乡》单元故事里亮相,她着有当下内地娱乐圈稀缺的喜剧女演员的身份,也直接增加了她的辨识度和竞争力。

回到一开始想要讨论的命题,网红出身的明星,生命力是否已经衰竭?哪种网红更具有破壁成功的可能性?事实上,回归理性的影视圈依然看重网红的市场号召力,却无形中铸造了更多的门槛和专业条件,仅仅想要体会去标签和小火一把的网红,凭借一两部作品很难再形成声量。虽然市场还是会给这个群体留有适合的类型角色坑位。

当下网红转明星的方式,从“凭借名气想跃迁”的1.0时代,过渡到“专业运营拼资源”的2.0时代,直到现在的“量体裁衣选路线”的3.0时代,当这条路失去了充满诱惑的巨大红利,它只会变得趋于常态化,无论是想转明星的网红还是新入圈的年轻艺人,本质上不再有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