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快讯官方为您提供全方面资讯

富二代做网红炫富,最怕无脑又没底线

2020-11-21 06:15:25

富二代蹭“打工人”热度

翻车引众怒

却说从小父亲就教她

“克己复礼、诚实守信、乐善好施”

曹译文

从王思聪开始,众多富二代们被打通任督二脉,意识到当“炫富网红”真是个不错的买卖,纷纷走上这条低门槛高回报的职业道路。

但高的不只是回报,还有孽力。

这两天,非知名富二代兼B站up主曹译文Iris获得了她做网红以来最高的流量,喜提多次微博热搜,知名度迅速攀升。

起因是她制作了一期名为“累吗?累就对了,舒服是留给有钱人的”的体验视频。

视频中,作为建筑公司二代的曹译文,“隐藏身份”到自家建筑工地当了一天的打工人。可惜打工是假,炫富才是真。

这个时代炫富真没什么,我们也越来越习惯富二代以“炫富”作为一种谋生手段,不会因此就生出恶感。但炫富的同时,非要跑到打工人的地盘、摇着打工人的肩膀拿着大喇叭喊“你累是活该”,逼你承认“累是你的命,舒服是我的命”,吃相就很难看了。

不知道曹译文是否把这当作“黑红”的一种,但众人对她的印象已经是实实在在的反感。

这种恨不得直接把“上等人”写在自己脸上的操作,冒犯的不是打工人的职业,而是人的人格。

曹译文的言行已经超越凡尔赛,到了金字塔的级别。

但众所周知,金字塔从来都不是给活人睡的。

01

“大小姐”和“打工人”的矛盾

“打工人”说法刚流行起来的时候,大家还自嘲地很开心。没曾想一个梗蹿红,腰缠万贯的明星大腕们纷纷跳出来说自己也是打工人,瞬间让它变了味。

曹译文也就是因为想搭“打工人”的顺风车而翻车。

她的父亲曹栋胜是上海弘韬建设发展有限公司的法人,据曹译文自己透露,家中的建筑公司参与过上海迪士尼、上海南站、南京站等大型项目,是“基建狂魔”。

好吧,富是真的富,那还怎么蹭打工人热点呢?于是她拍了一个“集团千金微服私访,到自家的工地搬砖”的视频。

但曹译文真的有搬砖吗?姑且算是有,虽然这一部分在视频里真的不太起眼。

相比手脚的劳动,我更愿意将这只视频称为“公主在工地的凡尔赛嘴炮实践”。

进入工地前,她就称自己为“集团大小姐”,表示工人们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份,“真的让人有一点小小的刺激”。

这个台词、这个服装、这个甩头,有20年前台湾偶像剧的范了。

事实上,有真打工人在看到视频之后站出来:我们早就知道了,因为你要来前一天还加班打扫卫生。

不知道加班费大小姐有没有给大伙儿结一下。

这是只有大小姐一个人在找刺激的一天。

开工地安全教育会,她问几点开饭。

进工地,她得意地说,工地不戴头盔罚款200元的罚价是我们定的——“得意”两个字是字幕。

在工地“散步”时就开始嫌累。

下工地是重头戏。工头觉得她干得不太认真,她对着镜头吐槽, “工头的评价都带满了资本主义的酸臭味,简直让人犯呕。”

有没有天理啦,到底谁是资本主义?

有工作人员关心她累不累,凡尔赛随即上线,“实际上没什么感觉,因为我的腰部肌肉在多年马术的训练下柔韧度很好,腰部肌肉很发达,所以没什么感觉。”

感情打工人们会觉得累是因为从小没学过马术啊,在“何不马术锻炼”面前“何不食肉糜”也要甘拜下风。

摸了大半天鱼,工头把200元的日薪转给了曹译文。镜头稳稳地交给了她的手机屏幕:入账200,余额1549万6943.32元。

对于账户里有1500万的集团千金来说,区区两百块怎么能体现劳动的艰辛?

所以临走时曹译文说了,“到时候房子收工的时候,我就跟爸爸说,爸爸我要哪一栋的哪一户,因为那里有几个钉是我钉的。”

对比一下。午饭时得知工地的米饭只要五毛钱,她再次在字幕上强调:从没听过的数字。

但凡学过小学数学......曹女士可是哥伦比亚大学企业风险管理硕士毕业的,但她对企业风险真的有认识吗?

视频一火,父亲曹栋胜立刻被扒出身上还有30多万的欠款,风险可太大了。

02

名媛和公主,

都不该是自封的网红人设

从曹译文最初入驻b站当up主,就和普通人没有半点关系。

她先是分享自己的百万衣橱。比如10万欧元的dior高定礼服和40万人民币的valentino高定,10万一条的裙子她有很多,半年买了7条。

品牌借给Angelababy穿的礼服,她都直接买。

约10万元的valentino

除了衣橱,后来曹译文也分享自己其他的生活。包括不含置装费每个月零花钱三四十万、家里三代做建筑行业、为何创业、看高定秀、和明星交友、出手60万的爱马仕、住万元酒店......即便如此,在一期名为《零花钱上限?家庭背景?你好奇的答案都在这【小公主的日常】》的视频中,她还是表示自己不爱炫富。

她很会取标题,小到一顿饭,大到一次旅行,所有消费的金额都赤裸裸地晒出来。公主、名媛之类的字眼更是屡屡出现。

曹译文是否真的是公主或名媛,我们不做评价。在大多数视频里,她的确表现得挺正常,也吸引了一大批粉丝。

她们喜欢曹译文的裙子,也喜欢围观她表现出来的有钱人的生活方式。我不止一次在弹幕里看到有人评价她说,“讲话温柔,有大小姐的感觉”,“是真心在分享而不是炫富”,或是夸奖她“身在名利圈依然很单纯”。

单纯的是粉丝而不是富二代。

曹译文顺势还创立了一个礼仪学校。在介绍中,她是一个在国际顶级欧洲礼仪学校学习过的顶级名媛。课程不贵,一节40元,学员可以“专业全面提升个人素养,让你拥有刻在骨子里的优雅和贵气。”

而她上过的所谓“培养过黛安娜王妃”的礼仪学校,已经被锤死是个欧洲女德培训班,目的是为了培训女孩吸引丈夫的能力(此信息来自学校维基百科),当然,黛安娜也根本没在这上过课。

只不过以上所有镶着钻的岁月静好,都被“打工人”的视频推翻。

曹译自称顶级名媛,什么样的人才能被称作名媛?

我们时常提到的老一代中国名媛,往往具备几大品质:有学识有能力、自尊自立、敢爱敢恨、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如果有机会,从不吝啬为民族和社会尽绵薄之力。

她们虽大多也出身于名门世家,但不会强调自己身上的裙子多少钱或是父辈留下了多少财产,真正重要的,是沉淀在身体和灵魂里的东西。

所以名媛的人设,还是不要随便立的好,毕竟现在“上海名媛”又多了一种意思。

03

做网红无罪,

别忘了万事皆有底线

其实富二代无罪,网红也只是一种职业,只要保有做人的基本道德,炫富其实无伤大雅。人都有好奇之心,这世界上买得起10万元裙子的人毕竟是少数。倘若大大方方秀出来,大家也只会赞你一声有品。

而这起打工人事件,如果曹译文是真的认认真真在工地干了一天活,最后得出“打工人很辛苦,原来我的生活这么舒服”之类的结论,我想大家不至于这么愤慨。

曹译文

矛盾的核心,是在于她在工地上凡尔赛式的表演,是她不知其苦的无病呻吟,还有一个刻意引起矛盾的标题 《累吗?累就对了,舒服是留给有钱人的》。

不求富人有品位,至少有底线。曹译文不仅没做到这一点,甚至没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问题。当有评论表达愤怒时,她再次把自己标榜的名媛范抛到了脑后。

今天,越来越多如曹译文一样的富二代走上网红之路。

王思聪是范本。2011年他在微博上嘲笑汪小菲,一战成名,甚至被称作“娱乐圈纪委”。2015年,王思聪就登顶《互联网周刊》发布的中国网红排行榜,影响力远远甩开位于第二名的papi酱。

对他们来说,成为“炫富网红“并不需要投入新的成本。只要把自己原本的生活展现出来,就能吸引一大批猎奇的观众,的确是一门实惠的创业。

华谊总裁的女儿王文也,微博粉丝168万,主要动态都发在ins上,但并不妨碍她频频上微博热搜;耀莱董事长的女儿綦美合,在百度百科上,她的名字后面紧跟着“10岁就与成龙合唱”的标签,之前曾传出和明星恋爱的新闻,关闭了ins。还有不少星二代(实质也是富二代),先是通过网络吸粉,再借势转为明星。

虽然意义不大,但其实也没毛病。

王文也与吴亦凡合影

当然,不是所有的富二代都愿意走纯炫富的路。

和曹译文同是b站up主“影视飓风”,创始人Tim Pan,是有名的摄影大神,后来被扒出父亲是圆通物流的总裁、阿里系基金的董事。

同样是花家里的钱,影视飓风购买顶级器材,研究学习再出教程,因此有了一大批因技术而追捧他的粉丝——没有钱自然烧不起好器材,但这种“富”,无疑比单纯的把钞票往天上抛要更有意义。

就在前不久,曹译文和华为任正非的小女儿姚安娜、三和老爷车集团小女儿黄孙初夏等二代一同登上《尚流》杂志,标题就是“星媛2020 闪耀新世代”。

曹译文被形容成“流量时代的新生活引领者”,她本人更是说帮助他人比拥有高定更有意义,从小父亲就教他“克己复礼、诚实守信、乐善好施”。

虽然她目前的行为和这12个字完全背道而驰,但希望她有一天真的能做到吧。

文、编辑/siri110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以上内容来自「外滩TheBund」(微信号:the-bund)

已授权律师对文章版权行为进行追究与维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