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快讯官方为您提供全方面资讯

泰国坠崖孕妇案当事人曝光事发瞬间:他把我推下悬崖前曾做死亡告别

2020-11-18 02:15:56

泰国坠崖孕妇案当事人回忆事发时称,"他在亲吻我以后,大概这个行为也就停顿了一两秒吧,随即就把手从我的肚子上顺着我的身体滑向我的后背,两侧的肩胛骨,然后在我耳朵边上,恶狠狠的说你去死吧。一边说一边双手用非常大的力气,推我后侧肩胛骨,把我向左前方45度悬崖的地方推。"

王胜,本硕毕业于同济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喜欢影像和声音纪录片故事创作

2020年9月6日,我终于见到了"泰国坠崖孕妇案"的当事人王灵,留着短发的她当时虽然拄着拐杖,但非常的干练,整个人的状态不错。尽管她的故事在外人看来跌宕起伏,极富戏剧性,甚至难以承受,但透过她沉稳的表述,我能感受到一种从身体到精神的重生,像有一种巨大的力量支撑着她。

王灵对我说,她希望自己的故事能帮助到那些正在经历挫折的人,希望他们能重新站起来。

提示一下,为了保护当事人的隐私,以下姓名均为化名。

您好,我是王胜。

费里尼在1957年拍摄过一部名叫《卡比利亚之夜》的电影。在电影的结尾,未婚夫为了谋取卡比利亚的财产,意图将他推下悬崖。时代变迁,同样的故事在今天再次上演,2019年六月中旬,一则名为一孕妇在泰国被丈夫推下悬崖的消息震惊了国人。事故发生在泰国,6月9日上午,王灵被丈夫俞东从34米高的悬崖上推下。幸运的是,她被随后赶来的工作人员拯救,丈夫俞东在帕登悬崖实施谋杀之前,曾带着妻子王灵以旅游的名义在泰国三处踩点,而去的都是一些陡峭,高低落差较大的森林公园,或是人烟稀少之地。因为没有找到理想的作案地点,于是他带着妻子回到了曼谷。

1.

在美索待了两天以后呢,我们从美索乘飞机又回到了曼谷。这次回到曼谷以后,我已经很疲惫了,不想再旅行啊,我觉得我们也该是时间来办正事了。该装修房子也好,该去工作也好,不应该再玩了。但是他就游说我说还是要想去乌汶府。他说,再玩一个乌汶府和清迈就结束整个行程。后面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可能一两年,小孩子小要照顾小孩,也没有机会出来旅游了。不如一次玩个够,再玩两个地方就回家,后来我也同意了。我们就从曼谷飞了乌汶府。

6月7号当天,他就开车直杀最后的作案地点,乌汶府帕登悬崖,你可以开车到这个悬崖边上,徒步的话,两分钟就到达这个悬崖了。到了悬崖边上以后呢,他就和前面行为一致,开始观察这个悬崖的地形地貌。到了悬崖以后,人家都向前看,向天上看,他是往地上看,看这个悬崖的深度,而且还怕自己看不清楚。因为他本身呢,是有恐高症的一个人。在我认识他这两年过程当中,他已经不止一次的跟我强调他有恐高症。但是那一天呢,不知道为什么,他居然克服了自己的恐高症。他为了看这个悬崖的高度、考察地形,他趴在地上匍匐前行。一直到在这个悬崖的边上尽头,以齐肩的方式让自己的头和肩膀探出了这个悬崖,足够他看清楚这个悬崖底下的地形地貌以及高低落差。

他看完这个地形地貌以后,就带我回去了,我们就回宾馆了。我以为6月9号早上我们是直接去机场去清迈的,因为他跟我说最后的两个旅游的地方,一个就是乌汶府,一个就是清迈府。结果万万没想到他跟我说啊,我们还要再回帕登悬崖。我也非常不能理解啊。我就问他,我说帕登悬崖我们第一天下来的时候已经游览过了。这时候他就给了我另外一个说法。他说,他这一辈子活了33岁,从未看过日出。他想要去看日出,而且他想跟他最爱的人一起看日出,更何况现在我肚子里还有孩子,有宝宝,现在是我们一家三口,所以他希望呢,既然来到了这里,我们就不要错过这个地方。这里是泰国第一缕阳光升起的地方,那我们一家三口去看日出,不仅呢是弥补了他人生的遗憾,看到他人生第一次日出,对我们的一家三口来说是有一个美好的寓意的,因为我们一家三口共同沐浴阳光,看到第一缕阳光从地平线上冉冉升起,这象征着我们的小家庭蒸蒸日上,越来越好。相信我们家一家三口以后会越来越幸福,就像高升的太阳。说实话,他跟我说这段话的时候是打动了我的心的。

泰国坠崖孕妇案当事人曝光事发瞬间:他把我推下悬崖前曾做死亡告别

初时,两人的甜蜜时光

从任何一个角度和意义上讲,我觉得我作为一个妻子,我作为一个妈妈,我没有理由去阻止我的丈夫去满足他这样的一个愿望,也更不想说,去错过这样一个有美好寓意的事情。所以我就欣然前往,具体那天的事情是,6月9号早上我们定了三点半的morning call,我们预计太阳是在五点到五点半钟会升起,所以定了三点半的morning call,起来收拾东西退房。

我是被他推醒了,他一边推我,一边告诉我说,哎,你醒醒了,帕登悬崖已经到了,赶紧起来,我们看日出了,快要赶不上了。说完他下车,我就迷迷糊糊的就醒了,醒了以后就跟随他下车,没走两步就发现我手机没带,我赶紧跟他说,我说车门打开一下,我手机没带。但是他阻止了我拿手机,他说不要回去拿了,现在有点晚了,日出快要赶不上了。我们先往悬崖边上走,我们先去看日出,等一下到那边,你还是觉得要手机拍照,我就给你拿。我帮你回车里拿好嘛,那我说我可以没问题,你等下回来帮我拿。所以我就跟着他后面往悬崖边上走了。到了悬崖边上以后呢,我发现当时正好是在看日出的点,所以会有一些零散的游客。连我们在内的话,大概有三到四组游客,总共加起来十个人左右,其他的都是一些泰国本地人,泰国的游客。我坐下来以后呢,他就跟我说,他要上厕所,就往这个树林,我左后方的树林里面去了,其实这个树林就是最后他推我下去的地方。他说,他去上厕所,我当时也没多想,就不正常的地方就是他上厕所时间特别长,大概前前后后有二十分钟左右才回来。回来以后他就坐在我边上,有的没的我们就闲聊了一些,闲聊的内容,大部分我已经记不清了。印象最深的就是他问我,你这辈子有没有什么遗憾的事情。

我想了一下。还真没有什么遗憾的事情。因为我觉得在当下来说,我的人生挺圆满的。要事业也是有的,要家庭,小家庭也是幸福的,我的父母,爸爸妈妈也是身体健康的。现在我肚子里怀着宝宝,很快就会我就会当妈妈,我们就会升级,我和他一起,一起升级做父母。我们就会从一家两口变成一家三口,包括他的父母也是健在的、身体健康的。相信这个小生命到来以后,我们的生活会更幸福,更圆满。所以我当时想了一下,我觉得我的状态应该是用甜蜜来形容,我没有遗憾,所以我就回答他,我没什么遗憾的。

之后呢,就是大概过了有二十分钟左右吧。当时那天是阴天,整个太阳是怎么升起的,是怎么跳跃出地平线了,大家都没看见,因为全部都被厚厚的云层遮挡住了。当时过来这边打卡和游览的这些游客呢,就陆陆续续的就回停车场离开了,最后就剩下我们两个人,我就跟他说时间也差不多了,这太阳今天肯定是看不着了,因为已经八点多钟了。他就说再等等,我说等什么呢?我说你机票定了吗?几点钟,咱们去清迈的机票,赶紧去机场吧。这个时候就意外地得知,去清迈的机票没有定,我是真的非常惊讶,而且我们已经决定今天就离开了。你还不订票吗?我催他订票,他没有动,我催他订票,他反而跟我提出了一个新的建议。他说,前面还有一个三千年的古人类壁画,还没有看。我们去前面把那个壁画看了,再走。我直接就回他,我说那个断崖我们前天不是看过了吗?上面什么都没有,哪里来壁画。但是这个时候他就很坚定的回答我,他说,有的,这个壁画就在这个断崖上面,那天可能是我们来得晚没看清楚。我们今天再走过去看一下,我在网上查了。没错,就在这个地方。

泰国坠崖孕妇案当事人曝光事发瞬间:他把我推下悬崖前曾做死亡告别

事发的悬崖边

说实话,我当时真的是将信将疑的,因为七号当天,我亲眼看见这个断崖,上面是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但是呢我丈夫又很坚定的跟我说确定有。我们再进去重新证实一下,那好吧,没问题,我就跟你进去看一下吧。我们重新证实一下谁对谁错吧,所以我们就顺着左手边这个树丛开始往岩壁的方向走。其实这个左手边的树丛就是刚刚之前我们一到这个悬崖边,我丈夫说要去尿尿的地方,他去尿尿的时候也是走的这个树丛里面去的。

走到那个悬崖,差不多快要可能是五米左右吧,已经看得很清楚了,因为快要到五米的地方,因为可能是靠近断崖水分不足,所以挡在你面前的枝干和数值反而变少了,看得一清二楚,上面什么都没有。我就对我丈夫说,我说你看这上面什么都没有,证明了我们那天没看错好了,走了,我们回家吧。结果他听了我这个话以后,也没有停下来,也没有回复,反而径直的向前走,一直走到这个断崖的面前,用手可以凑到断崖的地方。

他左手边扶着这个断崖,右手边踩在悬崖的最边边上。基本上,他的前脚掌已经是贴到悬崖最外侧,没有地方再可以伸展的地方了,在一直向下看。我不知道在看什么,但是我看到他这个行为很危险,我当时觉得太危险了这个行为,我就劝他,我说你赶紧往回站回过头来你站的那么边边,万一一下没站稳,掉下去多危险。我说你赶紧往回站。他没有听我的话,他一直往下看。而且这个时候我觉得他的情绪显得有一点兴奋。我不知道在兴奋什么。他说,你看这个上面真的没有字吗?我说,当然没有字了。我说你不要开这种玩笑,好吧,当然没有字了,然后他也笑。他说好吧,那我们就走吧。

2.

他就从这个悬崖与断崖的交汇处,也就是距离我五米远的地方开始向我靠近。所以在他向我靠近的过程当中呢,我就原地回过头转过身,也向着来时的路在走。但是没有想到他走得很快,大步三步并作两步赶上我,在后面突然一把就抱住了我,就双手环在我当时已经怀孕了肚子上,然后呢俯身,因为他个子比我高嘛,所以他俯身从背后亲了一下我右脸的脸颊。其实这个行为在当时,我觉得是非常甜蜜的。我沉浸在小家庭婚姻当中,或者是说沉浸在爱情当中,我认为这是一种非常亲密的举止。我丈夫来抱我、亲我,只是在向我表达爱意,其实这个行为后来冷静地来看就是一个死亡告别,仪式性的死亡告别。他在亲吻我以后,大概这个行为也就停顿了一两秒吧,随即就把手从我的肚子上顺着我的身体滑向我的后背,两侧的肩胛骨,然后在我耳朵边上,恶狠狠的说你去死吧。一边说一边双手用非常大的力气,推我后侧肩胛骨,把我向左前方45度悬崖的地方推。就在那一瞬间,我听到了他说你去死吧,也感受到他推我的这个强大的力量,也知道了我的身体已经开始腾空失重,就在那一秒,我知道他要杀我,而且我已经知道他对我动手了。我现在连求饶的机会都没有。所以就本能的在那一秒,我就大喊,我说不要啊,就说了三个字,不要啊,就腾空了。

我被推落以后,在悬崖下面大概昏迷了,有一个小时左右。我醒来的时候,那一瞬间,人是非常清醒的。我知道我现在躺在这个悬崖下面,我身处的是边境,我旁边就是原始森林。而且我看到我自己的身上全是血,而且腿上,就是这个腿啊因为断得太厉害,而且是开放性骨折,骨头都支出来了,所以那个腿已经跟正常的形状不一样了。正常我们的腿是呈一个L型在躺下以后,但是我那个腿是S形的。然后我当时下意识的第一反应就是看看我的孩子怎么样了,因为当时没有感觉到剧痛。人是被摔麻木了,已经。我就唯一的测试方法就是去摸我的下身,看有没有潮湿,有没有血。如果我的屁股底下都是血,那可能就是孩子有问题了,开始大出血了嘛,那时我驱动我的右手去摸,也不知道我当时是手麻掉了,还是真的没有血,反正我当时给我自己的一个回馈是裤子后面没有大片的血迹,应该是孩子还没有出血。所以我当时在那样的情况下,觉得我的孩子在那时那一刻是安全的,还没有大出血。还是稳住了。再然后就是呼救。我躺的那个位置是有点倾斜坡度的,脚的高度是高于头部的高度,所以我的那个血是往头上倒灌的,到最后喊着喊着呢,就是眼睛里面也全是血。看不清了,嗓子里面全是倒灌的血,喊着喊着就喊不出来了。那个血全灌进去了,就发不出声了。到最后喊的就是声音越来越微弱,越来越嘶哑。

再喊着呢,就是光是能嘴巴动有嘴型,但是声音出不去了。后来我想着就别喊了,这喊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因为我知道我身上很多地方都在开放性的骨折,在不断地流血,不断地往外渗血。下面面对我的情况就是因为失血过多,慢慢的会进入浅层昏迷,然后浅层昏迷就变成深度昏迷。在深度昏迷以后就是慢慢的死亡,直到最后断气。那可能是大家一个月以后,两个月以后发现我,可能是一年以后、两年以后发现我,我身上没有证件,没有包。我身边没有手机,什么都没有。连我的身份都很难判断。

我们都说落叶归根,就是人家在异国他乡去世的人,想尽办法还要把骨灰运到家乡里去埋葬。我可能就在这个地方,最后无名无姓成了一只野尸,我再也回不去我的家乡,再也回不去我的国家。就是人要犯多大的错,要做过多少恶事,要承受这样的一种死法。而且最可怕的是,如果这样死掉了,也算是可以接受,我最怕的就是当我的意识没有进入昏迷的时候,我还清醒的有意识的时候,会天黑。因为泰国这个地方啊,你不要说是原始森林了,如果你去过,你会知道稍微就是村落或荒郊一些的地方,他会有很多就是野猫野狗野动物的,特别是像这种原始森林,我判断里面野猫野狗或者是蛇,这些动物一定会存在了,那么大一片森林呢。我身上又全是血,动物都是嗜血的。如果到了晚上,他们出来找食物。如果我当时还有意识,我动也动不了。所以就这样一口一口的啃食着我,我又不能自救,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这样被啃食而死。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死法?他们是先咬我还是先咬我的宝宝。咬我可以,你也不能咬我的宝宝,但是真的它来了,你知道它咬的身上哪里吗?你控制得了吗?如果你是一个母亲,你还没有死,有一口气,你看到你的孩子一点点都被豺狼虎豹就要咬死,吞食,成为他们的盘中餐。你能做什么,你什么都不能做,你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你知道那种绝望的心情吗?我当时全都想到了,但是我没办法改变这个事实,我全都想到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幕幕一定会上演,但是我能做什么,我什么都做不了。在那种绝望和恐惧的情况下,清清醒醒地和我的孩子躺在那里迎接死亡。这种感觉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了。

我还想到了第三种。如果我挺过了昏迷,如果我幸运地没有引来豺狼虎豹,我还有最后一个机会,我可以等第二天早上的日出,才五点多钟,会有游客来到悬崖顶端,我希望我能够保留体力,我希望到时候我喊得出声。我希望我微弱的呼救声,真的会被有耳朵尖的人听见,能够察觉,能够下来救我。想明白了这几点以后,我觉得我能做的就是安静地躺着,那只能保存体力。那是我当时唯一能够想到的。

泰国坠崖孕妇案当事人曝光事发瞬间:他把我推下悬崖前曾做死亡告别

坠落悬崖的王灵。受访者提供

就躺了大概半小时左右吧,应该是半小时左右,掉下来的时候是左侧卧位。我的耳朵是贴在地上的,我能够听到声音会非常清晰和远。我听到有脚步声远远地走过来,就而且不是走,是那种比较急促的小跑。那一分那一秒,我觉得应该是有人来了。因为我的清醒程度我是不怀疑的。我听到以后,我就屏住呼吸,继续听。那个声音没有消失,而且离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然后我就确信一定是有人来救我。但是那一刻我是非常惊喜又惊讶的,惊喜是谁不想获救?我获救了呀,惊讶是怎么会有人来救我、来发现我?然后我没有睁开眼,我也睁不开眼,当时眼睛里面都是血,我就这么一直听着。突然有一秒有一个人是公园的工作人员,施救队的工作人员,他抓住我的右手,就跟我十字交叉的这样的一个样子,紧紧的握住我。

泰国坠崖孕妇案当事人曝光事发瞬间:他把我推下悬崖前曾做死亡告别

王灵被送往医院,身体多处骨折

泰国坠崖孕妇案当事人曝光事发瞬间:他把我推下悬崖前曾做死亡告别

在重症监护室

泰国坠崖孕妇案当事人曝光事发瞬间:他把我推下悬崖前曾做死亡告别

手术后伤口缝合痕迹

他跟我说you are safe,你安全了,你安全了。就是我的丈夫,他在对我进行谋杀之前,他曾经问过我一个问题,你这辈子有没有遗憾,我当时的回答是没有遗憾。现在突然情况改变了,条件也改变了,我的生命长度就是这么长,我这辈子就要画句号了,戛然而止。我不是没有遗憾,我很后悔很懊恼,我很遗憾,我没活够。我还没有去好好孝顺我的父母,给他们养老送终。我还没有去实现我的人生理想,去完成我的兴趣爱好。我还没有去当一个妈妈,把我的孩子生出来,好好的教育他长大成人。我还没有完成我跟客户之间的合同使命,可能在事发前一两天还有很多合同在进行中。我没有办法给别人一个交代了,还有包括我身边好多朋友闺蜜,因为我工作忙,他们跟我之间约饭啊,或者是约见面啊,都没约上。我每次都跟他们说没事,没事,我们往后推,下次再约,下次再约。在我看来,人生是来日方长。在那一刻,我终于知道根本没有来日方长。只有世事无常。

3.

之所以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还要从王灵在泰国创业说起。关于王灵在泰国创业,他的父母从一开始就不支持,虽然王灵在泰国干出了一番事业,但父母最担心的还是她的婚姻和幸福。王灵面对父母的担忧和期盼以及自己逐渐变大的年龄,她也开始变得着急。而恰好在此时俞东出现了,于是两个人开始恋爱,在男友的设计与哄骗之下,王灵与同居没有多久的俞东便回到中国,领了结婚证。爱情是甜蜜的,这份甜蜜让王灵的生活变得轻盈而美好。但是王灵没有想到的是,这份甜蜜会消失的这么快。结婚后第二个月,因为钱夫妻开始吵架了。

我们婚前一直比较甜蜜,婚后前两个月的时候感情也还不错,开始出现矛盾和吵架,就是因为钱,准确地说是因为他跟我借钱。在结婚以后,第二个月,第三个月他就开始跟我借钱,借钱的数量的话,一开始是很少,一开始是五千块钱,一万块钱,一万五、两万这样子。他一开始跟我借钱,没有说拿这个钱是做什么用的。但是他每次都说他拿钱过来,你借五千块钱给我周转一下。周转期可能是两天或者是一天,那我明天就还给你。他一开始都是如期做到了。直到这样反复两三次以后,他第一笔拿钱不还是一万块。当时拿了一万块钱给我,他承诺是第三天还给我,但是到了第三天没有还钱给我。我催促他以后他就开始推脱说再过两天,结果过两天又没有还给我,这样反复催促几次以后呢,我就开始质问他,我说你把钱拿哪里去了,为什么一直不还给我。他这个时候就跟我交代,他在外面欠了一些钱,欠了银行的信用卡。

他之前跟我借的钱也是用来还银行的信用卡,之所以能够如期归还,是因为他还了银行的信用卡以后,又迅速把它透支出来,所以他能够还给我。那这一次为什么还进去以后没有再能够透支出来,是因为这张卡他已经欠了半年以上,应该是每个月都有还钱进去,他已经连续半年以上没有往里面还钱了,所以他已经被银行列为黑名单。他还钱,银行就会立刻把钱冻结。他没有再次支取的这个信誉了。所以他这个一万块钱还进去,以后他就无法支取出来,也没办法再还给我。

当时我知道这个事情以后是非常气愤的,但是他会说这个钱就算是向我借的,他会后面努力去工作,或者是劳动,赚取这个钱还给我。他算是问我借的,那么因为是把这个事情已经坦白了嘛,所以他里外里就跟我发出了请求。那他欠了这些钱,他又非常着急,要把它还掉。他希望我能够作为他的妻子,帮他还一些钱,解他的燃眉之急,否则的话,那银行的话会正式向法院起诉他,而且他会因为欠银行的钱要坐牢的,你不希望你的丈夫刚刚跟你结婚,你们还新婚燕尔,你的丈夫就被通缉去坐牢对嘛。所以当时我也非常害怕,我害怕我的丈夫,因为这件事情去坐了牢,可是刚刚结婚啊,所以我决定帮助他,而且他拿这个钱,他也没有说是理直气壮的拿,说是你帮我去还,我不再归还你。

他当时说的非常好听,他说你帮我还的每一笔钱我都会记住的,当是我欠你的,等我后面慢慢的赚到钱以后,我会每一笔钱如数归还你的,你现在只是在帮我,因为你是我的妻子,你帮我,我会非常感激你。当时的感情不错,再加上这样的一个情况在这里,所以我就决定帮助他,帮他还钱,前前后后也帮他还了几十万。

但是他的问题就在于屡教不改,而且他外面欠钱的数量无底洞。因为他讲他在外面欠了多少钱,始终是没有一个准确的数目。为了一开始骗我在骗我给他还钱,他说,在外面一共就欠了两万块钱,后来慢慢的会两万块钱就变成了五万块钱,五万块钱变成十万,十万变二十万,二十万变五十万,五十万、一百万变两百万,两百万三百万。欠了钱的对象也越来越多,一开始说只是欠银行的钱,慢慢的告诉我,还有一些私人账目,欠外面朋友的钱,再后面就是欠各种平台,也就是小贷公司的钱。还有就是朋友的钱,亲戚的钱,所有所有只要是能欠钱的地方,他全都在欠钱,而且欠钱的数量,每一次说,说法都不同。总是能够在每一次的交谈,或者是每次争吵过程当中又新增了一些欠钱的对象和数目。除此之外,他还是在赌钱,他不愿意工作也不去劳动。而在不断的欠钱、不断的增加新的赌债,这点是让我最不能忍受的。

2018年初的时候,因为业务转型,因为是真的来不及了,所以也就是泰国的新年嘛,都没有来得及过年。就在护士节的前一天,4月12号乘飞机回到我的家乡,那在我的家乡呢我们重新开展了,也不是说重新,其实是应该是业务转型。当时因为国内的这个电商化非常厉害,业务转型,所以我们就重新开始了公司,业务非常忙,但当时在业务很忙的时候,他依然还是什么都不做。那大部分时间呢,要么就是在家里打游戏,要么就是来我的办公室打游戏,要么就是出去跟他那些狐朋狗友出去喝酒、出去赌博,反正就是无所事事。我也说过他很多次,而且他有时候给我的回答是我们家有你一个努力就行了,你一个人努力都可以养活一大家了,还要我干什么。一说到这个事情,他就会把他爸他妈的事情搬出来。他的爸爸妈妈就是处于一个这样的状态。他父亲母亲结合以后呢,他们一家三口所有的收入,生活来源都靠他的母亲一个人。也就是说他父亲是靠母亲养活的,所以呢,他就这个价值观就有点扭曲。他认为,这个世界上最正确的爱情就是像他父母那样的爱情,一方给另外一方无条件的供给,就算他的父亲,以他的话来说,就是你看就像我的父亲,一辈子也没有上过班,一辈子也没有工作过,一直是跟我妈拿钱。我妈都从来没有说拒绝过,一直养我爸爸一辈子,这个就是正确的爱情。如果你也是真的爱我的话,你应该学学我妈妈,那像我妈妈一样,不要对我有什么要求,毫无保留的奉献给我一辈子,包括金钱,包括时间,包括财力,包括体力,包括资源。他说,这个才是真正的爱。我的固有想法和他的固有想法,完全没有办法达到一致,而且通过交谈互相不认可。

我有没有想过离婚?准确的讲肯定是想过离婚。因为在婚姻当中过得不开心,不幸福或者是有的时候过度争吵的时候,就会想到要离婚。但是并没有付诸实际,也没有真的去这样做。毕竟在我的这个看法来说,因为我的思想还是比较受老一辈思想的影响,我认为婚姻尽可能的从一而终,不到了万不得已,不要去离婚。那婚姻当中,有一些能磨合、能调解的事情,尽量采取互相调解或者是忍让的方式解决。所以,关于离婚的这件事情也只是偶尔想一想,没有真的说到去执行的这个份上。而且我一直相信人是可以被感化、被改造的,我相信他会变得越来越好,我也一直只有这个信念。所以没有去离婚,只是想一想而已。

泰国坠崖孕妇案当事人曝光事发瞬间:他把我推下悬崖前曾做死亡告别

坐在轮椅上的王灵在机场

泰国坠崖孕妇案当事人曝光事发瞬间:他把我推下悬崖前曾做死亡告别

2019年8月,南京医院X光片

关于我今后的打算,其实我打算很简单,我想把握好我的第二次生命。因为在上一次的生命,第一次生命当中,我认为我有太多的遗憾了。所以现在我接下来,所有的时间和精力呢,一半是用于身体的康复,我希望我的身体能够以最快的方式恢复到正常人,而不是每天所有的行为都要依赖家人;第二个呢,我是想好好的享受一下生活,弥补一下之前在生活中的遗憾,跟朋友失的约我想能够赴约,还没有好好照顾和陪伴父母,我希望尽可能地多去陪伴父母,哪怕是陪他们做最简单的事情,聊聊天,吃吃饭,散散步,也可以多陪陪家人,跟姐妹多一些机会,能够把之前没有实现的这些人生遗憾,包括自己的一些小的爱好啊,全部都捡起来,好好的去享受生活。

对爱情和婚姻,以后,我说实话顺其自然吧,没有什么期待和打算。我始终认为爱情和婚姻是存在的,爱情是美好的。在上一次的婚姻当中,我只是运气不好,没有碰见爱情。但是爱笑的女孩运气不会太差吧。我认为顺其自然就是最好的答案,不要去刻意强求什么,有的时候你反而是越想找的东西,越找不到。

现在,王灵依然在做着康复训练,虽然生活上依旧需要家人帮助,但她已经可以独立行走。人生最值得自豪的不在于从不跌倒,而在于每次跌倒之后都能爬起来。在采访中,王灵对我说,她希望自己的事情可以帮助到那些正在失意或是经历婚姻打击的人,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帮助那些不如意的人鼓励他们走完这段艰辛的路程。